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校园鬼故事

401寝室惊魂

    A大校园的夜轻悄悄的,偶尔冷风吹响窗缝,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,很慎人。
    蒋黎黎捂着被子躺在寝室的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了,寝室里的其他室友,回家的回家,旅游的旅游,只剩下她一个无处可去,她从小就胆小,最怕一个人呆着,可是现在她哭得心都有。
    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不知道哪里的玻璃碎,稀里哗啦掉落的声音震得蒋黎黎心惊胆战,她再也呆不下去了,抱着枕头跑到了隔壁401寝室,这里也有位同学没有回家,正睡得香甜。
    她轻声地叫了叫:“同学,我能睡这里吗?我自己一个人太害怕了。”
    那人蒙着头似乎没有听见她细小的声音,她提高了一点音量,手隔着被子推了推那子,那人一动不动,身体僵硬得像块石头,蒋黎黎嘟囔了一句,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,说完她钻进了那人对面的一张床铺上,盖上了被子。
    有了人作伴,她很快进入了梦乡,睡着睡着,突然啪的一声响把她惊醒,她睁开眼,正好看见一双白色的眼,无比诡异地望着她。
    “啊……”她狂叫了一声,坐起,室外阳光明媚,天已经亮了,原来刚才不过是一个梦,一个令人胆寒的噩梦。
    醒来后她不由得看向对面的床铺,空了,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看样子早就出去了。她看了一眼表,快八点了,她忙跳下床,跑回自己的寝室穿衣服,这个时间连早餐也没时间吃了,她必须赶去应聘家教,约好九点,她绝不能迟到。
    约好的地点是一座高级小区的住宅楼,能住在这里的人,不是富豪就是政客,所以门卫管理的非常严格,她进去的时候,验明了身份证,还要给住户打电话核实,最后派人跟着她上去,弄得蒋黎黎非常不自在。
   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不仅瘦得出奇,而且皮肤的颜色也不正,白得有些吓人。他冰冷地问:“你就是蒋小姐吧?”
    “是的!”蒋黎黎有些紧张。
    “请进。”男人把她让进了屋,也许是窗帘挡住的原因,屋里很黑,蒋黎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问:“请问是谁要补习?”
    “我!”男人轻声回答,然后坐在了蒋黎黎的面前。
    “你?”蒋黎黎有些打退堂鼓了,她一直在为小孩子补习,还没给大人上过课,而且是个男人,还是个很好看的男人。
    “怎么,有困难吗?”男人轻轻地皱眉,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烟,突然抬头问:“介意吗?”
    “介意什么?”一句话把蒋黎黎问蒙了。
    “吸烟?”
    “哦!不介意。”蒋黎黎太紧张了,她没有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的经验,所以她正想拒绝这次应聘。
    “补英语,一节课五百块,每天晚上六点开始两个小时,学期两个月,同意我就先付学费。”男人吐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。
    听完蒋黎黎动摇了,条件太优越,她不忍拒绝。
    “好!”蒋黎黎痛快地答应。
    “蒋小姐很爽快,好得!这是我的学费。”男人说完递给了她一叠钱,厚厚的沉沉的散发着好闻的人民币的味道。
    从男人家出来,蒋黎黎太高兴了,走路一跳一跳的,她手里握着钱打算中午吃顿好的,对!肯德基,很久她就想进去大吃一顿了。
    出了小区的大门,过道正好就有一家肯德基,蒋黎黎加快了脚步,她饿了,肚子不雅地咕咕直叫。
    “小姑娘……”一个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,她回头看见路边坐着一个老头,他双眼紧闭,可是等她去看时,他突然睁开眯着眼说:“小姑娘算一挂吧!瞧你面色不好,你身边必有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    “瞎说!”蒋黎黎瞪了老头一眼,扭头走了。
    那天蒋黎黎在网吧玩到很晚才回寝室,回到寝室,她抱着自己的枕头又溜进了隔壁,那个女生好像已经睡下了,和昨晚一样一动不动,连姿势都和昨晚相似,蒋黎黎没管那么多,她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,夜里她被一阵咬牙的嘎吱声惊醒,气呼呼地做起,大声地对对面床铺上的女生说:“喂!你别磨牙好吗?吵死人了。”
    女生还在睡根本没有反应,磨牙声却越来越大了,这种声音吵得蒋黎黎汗毛直竖,她跳下床,用力地推着床上的人喊:“喂!同学!”
    嗤地一声,她按了下去,也就是说,她的手按在了床板上,被窝里竟然是空的没有人,她的脑袋嗡地一声,回手打开了灯。
    再一看床铺,竟然铺得整整齐齐,根本没人睡的样子,可是刚才虽然没有开灯,可是月光很亮,蒋黎黎甚至能看见她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,还有那磨牙声,绝不是幻觉,她害怕了,嘚嘚瑟瑟抱着膝盖,一直等到天亮,她才跑出寝室,找到管寝室的张老师叙述了昨晚发生的怪事,张老师听完一愣,随即说道:“你不是做梦吧?你隔壁寝室的同学都走了,她们把钥匙都交还我保管,那屋我是检查后锁好的,你是怎么进去的?”
    蒋黎黎听完浑身一震脸色苍白,她拉着张老师去了那间寝室,门果然是锁着的,她怎么推也不开。
    “你这个同学,开什么玩笑,一大早上这不是折腾人玩嘛!”张老师有些不悦,又教育了她几句才回去。
    蒋黎黎只好回到自己的寝室,越想越害怕,简直不敢再住下去了,她打算出去租一间小房,住到学校开学。可惜她找了一整天的房子都没找到合适的,不是价钱太贵,就是房子太简陋,一直找到快六点了,她才急忙赶到男人的公寓,男人给她开了门,眼神很冷漠地看了看表。
    “对不起!我来晚了。”蒋黎黎抹了一把脸上的汗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校园鬼故事:校园怪谈之铃声
下一个校园鬼故事:校园恐怖之镜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