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民间鬼故事

生死勾画

    1912年初,安南县城北区,一支不知哪儿来的混成旅占领了县城。
    这天下半夜,章三、李四、王五这三个当兵的一脚踢开了刘宅的大门,喊道:“刘子良,出来!”
    没有任何回答。整栋屋子仿佛早已人去楼空,老旧的木头家具横七竖八地倒在大厅里。
    “王大哥,这刘家好诡异。给人守墓,怎么自家也整的跟个坟墓一样阴森。”说这话的,是胆子最小的李四。原来,他们奉了刚进城的张旅长命令,务必要掘刘家看守了几百年的陵墓。据说陵墓里金银财宝无数。
    正说着,最南端的阁楼上,一盏昏暗的油灯亮了起来。三人对视一眼,走了过去,停在了房门口。
    “回老爷话,他正病着呢!”沉寂了半晌,忽然,一声闷声闷气的回答,从身后传来。
   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,把三人吓得直哆嗦。回头一看,却是个一头白发的老汉,手里还端着一碗药。
    章三怒骂道:“老不死的,走路没声音,吓谁呢!”
    章三几大步走到病榻前,一把抓住病殃殃的刘子良,狠狠说道:“带我们去青山冢,不然,立刻让你去见阎王!”
    刘子良喘着粗气,颤抖着身子说:“青山冢,青山坟。活人进去死人出。祖上的规矩,我们后代绝对不能踏入一步。”
    李四“嘿嘿”一笑,忽然一把抓过老人,说:“带我们去。不然,我们先毙了他,再毙了你!”
    老人身形瘦小,哪里禁得住李四如此的力道,整个人一个踉跄,扑倒在地。李四趁势一脚踩在老人背上,得意洋洋地看着刘子良。
    “少爷,别管我。”老人说。
    “不。如果不是为了照顾我,你也不会跟着我来安南县。”说到这里,刘子良咳嗽不止。原来,这老人和刘子良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    一个月前,刘子良在外省赶考,从几个小痞子手下救下了被欺负的老人。后来,刘子良得了风寒,睡在客栈里,整个人都迷糊了。不知老头从哪里觅得药方,刘子良喝下就清醒了。过了几天,老头护送着刘子良回到家中,却发现他家中人早已逃难离去。于是,老人干脆留下来照顾刘子良。
    章三把枪筒抬高一寸,狰狞着说:“怎么说?带还是不带?”
    正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女孩的尖叫。王五拽着一个小姑娘,一脸得意地走了进来。
    “二丫,你怎么……”
    “哥,大娘让我回来……”
    听到这里,刘子良一声叹息。他已经看到,王五手上抓着一个布包,里面隐隐有珠宝光泽透出。一定是大娘舍不得这些,让二丫回来拿,结果撞上了王五。
    正在这时,老头忽然轻声说道:“老爷,高抬贵脚,哎哟哟,松口气啊。”李四斜着眼,看了一眼身形枯瘦的老头,还来不及说话,忽然,老头的手快速抬起,往屋子四周一撒,突然红烟四起!
    李四只觉脚下一松,一群身穿红色兵服的将士犹如天降,表情麻木,手执兵刃,将三个兵痞团团围住。三人赶紧扣动扳机,“砰砰”几下,却见子弹只是穿过红衣兵身子而已……
    谁都没有看清红衣兵如何攻击,只是“扑通”几声,三个兵痞陆续瘫软在地上,死掉了。
    红衣兵面无表情地转向老人,忽然人影一晃,全体消失,只剩下一地红豆。老人撩起褂子,红豆立刻钻入老人的口袋里。
    刘子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脑袋一阵空白。“哥……”一阵轻微的叫声响起,刘子良扭头一看,只见二丫的胸口深深插了一把匕首,鲜血涌出。原来,刚刚狡猾的王五捅了几刀红衣兵,发觉根本无用,于是干脆给了二丫一刀。
    “我就这一个妹妹……”刘子良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    刘子良醒来时,看到老人正端着药,细心喂他。
    “救救二丫,救救二丫吧!”刘子良忽然醒悟,摇晃着身子下了床,跪在老人面前,不住地磕头。
    老人皱着眉,看了一会儿,悠悠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子良,你起来吧。我们也算有缘。明日丑时,你到北区桥堍二里外的一棵大树下,看到两个老人在下棋,你就拿着这壶茶,看着他们的茶杯空了,就给满上。等到他们跟你说话了,你就跪下来磕头。记住,一句话都不要说。”老人从蓝布大褂底下,掏出一个紫砂茶壶,壶盖上写着“南”,壶底刻着“北”,说道,“拿着这茶壶去吧。”
    刘子良吃惊地看着这茶壶,这么小,顶多斟个半盏茶啊。
    老人看出他的疑惑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这是不相信我?”
    “不!老人家,你说什么我都信!”刘子良忙不迭地说。
    第二天,刘子良在茶壶里泡好水,向老人说的地方走去。终于在丑时,看到老人说的那棵树。
    树下,正好坐着两个老人,一个穿着红袍,另一个穿着蓝袍,两人正在对弈。红衣老人的手边放着一盏茶杯。刘子良心下一喜,脚步也轻快了几分。但不知为何,明明就在眼前,却是走了很久,才走到下棋老人的身边。
    刘子良不敢说话,只是站在一边,留心红袍老人的茶水。
    说也奇怪,无论怎么给老人添茶,这紫砂壶中的热水,总是不见少。两个老人沉浸在棋局里,对周围事物一概不知。
    “将!”红袍老者忽然将手中棋子往石桌棋面上一放,放声大笑起来,顺手拿过手边的茶,喝了一口。这时,他才看到站在身边端着茶壶的刘子良,顿时诧异起来,不住上下打量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民间鬼故事:乡村真实鬼事之鬼钱
下一个民间鬼故事:乡村鬼事之闹洞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