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街上鬼故事

父亲

  很寒冷的周末早上,从一个很温暖的睡梦中醒来。

 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,很努力的想起昨晚梦见了什么。终于,想起来了,是梦见了爸爸。他头发往后梳,穿着一套黑色的唐装,看上去很精神,然后站着对我笑了一会。

  于是,我问妈妈:“有没有见过爸爸穿黑色唐装呀?为什么二十多年以来,我从来没见过爸爸穿唐装的,而且是黑得发亮的那种?”

  妈妈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久久不语。

  过了很久,妈妈跟我说:“你爸爸去世时,入棺材穿的寿衣就是黑色的唐装。”

  久久,我都回不过神来,因为从来不相信有鬼,但是我有股强烈的感觉,爸爸好像在某个地方看着我。

  刘雨打电话来约我见面,说有急事,一定要开车到她家去。

  “姑娘,阿姨要求你帮个忙呢!”刘雨和我是大学死党,所以她妈妈从来没对我这么客气过。

  “昨晚我梦见你刘叔叔了,他告诉我说,屋子破了个洞,他很冷啊……你能不能开车送刘雨到陵园看看,可能是你叔叔的坟墓出什么毛病了。”

  唉!谁让我和刘雨都是快三十了还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呢,这种事本该男人去干的,可我俩都是独生女儿。

  我们开车到了挂子山陵园,还真神了,刘叔叔的坟墓真的裂开了一道大口子。

  我们找到附近村子老乡,花了点钱,弄水泥补上了,前后也没用上三个小时。

  中午,天越来越阴冷,似乎要下雪了,我们拒绝了老乡的午餐,要赶在下雪前回到城里。

  没开多久,雪花飘落,从坟场到大路,还有一段泥地,汽车开坑坑洼洼的破路上,颠簸得脑袋疼。

  偏偏这时候,车抛锚了,后轮被陷进一个雪坑里。

  没办法了,刘雨只好下车去推。她一个小女人能有多大劲啊,我们折腾了很久,都没能逃出陷阱。四周旷野,白雪茫茫,真是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。

  歇口气,继续推。

  我在前面抓方向盘,刘雨在后面使出吃奶力气推啊推。

  突然,好像车后的力量突然增大了,突突一下,汽车冲出了雪坑。而刘雨好像也在跟什么人道谢,然后就回到了车上。

  “幸亏遇见好人啊!”

  刘雨闪着红仆仆的脸蛋,告诉我:“刚才来了位大叔帮忙,不然推到天黑咱也没择。”

  “我猜也是。是附近老乡吧?”

  “不像,很帅气、很魁梧的一个老头,一看就是城里的大知识分子,穿一件黑色唐装呢!你说,现在农民那有穿唐装的?还有啊,他穿得好像很薄呢,不怕冷吗?现在想想,好像有点怪哦!”

  听到这话,我猛打一个哆嗦,一脚踩下了刹车。然后掏出钱包,让刘雨看我藏在钱包里一张照片,那是我大三那年与爸爸的合影。而照完这张像没多久,爸爸就辞世了,所以刘雨从来没见过我爸爸。

  刘雨接过照片,一张樱桃小口顿时变成了西瓜嘴。

  “对!对!就是他!就是他刚才帮我们推车来着!”

上一个街上鬼故事:桂林米粉
下一个街上鬼故事:白线里的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