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街上鬼故事

桂林米粉

  广西桂林,知道吗?

  岭南唯一一个下雪的城市,在火车上的时候,列车员就开始宣传:银装素裹、桂林山水如何美,但火车到桂林站已经是半夜两点,看不见什么山奇水美,见到的只是黑暗夜空漂满碎尸布般的雪花。

  的士司机把我带到一家酒店住下,放好行李,我就下楼来找吃的。

  大堂值班的老头儿,说小卖部早下班了,附近也不会有夜宵店还开门,劝我早点休息。

  但我实在饿得难受,还是出门去碰碰运气。

  酒店附近有一排门面,其中有一家还透出灯光,我敲敲门,开门的是一位浓妆艳抹,身材丰满的姑娘。

  “先生洗头还是按摩?”见到我,那女孩挤出一脸媚笑。

  “小姐,你有方便面吗?卖一包给我啊,我出高价。”

  “嘻嘻,想吃面条啊,我这儿可没有,不如吃奶吧!!”小姐挺着两只丰乳向我胸前顶过来,她穿一件红羊绒衫,里面显然没带胸罩,伸手摸摸,很好的手感。

  我想也只好这样了,既然找不到东西吃,有个胖妞给暖暖身子也不错。

  我正要伸开双臂抱胖妞,门外飘进一阵肉汤香味儿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缝传进来:“米粉哦……担子米粉。”

  我大喜过望,放开胖妞,说:“我吃一碗米粉,再进来找你”。

  胖妞气哼哼地把门在我身后摔上,还把灯也关了。

  借着路灯光,我看见不远处下坐着个老头,老头坐在一付担子的扁担上,担一头,一炉火烧得正旺,炉上的锅里热气腾腾。另一头除了有个放碗筷作料的柜子外,还有个摆肉的纱罩。

  “五香猪心粉热汤菜米粉。”老头一见我,便放声吆喝声。

  早就听说过桂林米粉天下美味,今晚一吃,果然名不虚传,白嫩嫩的粉,热腾腾的汤,脆香香的肉,吃得我浑身舒畅。

  “大爷,我吃得这是什么肉啊?真好吃。”

  “猪心汤粉,当然是猪心啊,咱们桂林担子米粉用料可讲究,一般冷猪心可不能用,要烧好开水在屠宰场旁边,等猪血一放干净,就赶紧开膛取出猪心,直接扔进滚水里,猛火烧到七成熟,再起锅冲凉水,冷却后切片,重新起锅加佐料,用文火慢慢煨,这样才熬得出正宗地道的五香猪心粉热汤菜米粉哦。”

  “哇,真不简单。大爷,您挑着担子卖粉,多累啊,为什么不租间门面做生意呢?”

  “呵呵,年轻人,你外地来的吧,不知道我们桂林人吃米粉,就讲究个正宗,最正的米粉就是担子米粉,开店卖就不是担子米粉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。”

  “你不能推着一个大门脸去屠宰场去猪心吧,嘿嘿!!”老头乐乐,我也跟着傻乐。

  “年轻人,我看见你刚从那边门面过来,你见到那家有灯光,可千万别去敲门哦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想到发廊小姐那两只丰硕的大奶,我笑着问。

  “唉,可怜啊,这排门脸第三家,原来是个剃头铺,是一个胖妹仔开的,去年不知得罪了什么人,被杀死在屋里,结果这个门面一直租不出去……没到农历初一晚上啊,这屋里就亮着灯,我还听过姑娘在里面哭呢,可怜啊,死得太冤枉,阴魂散不了呢。”

  听到这话,我头皮一阵发麻,赶紧付了钱逃回酒店去了。

  大堂里值夜的老头还在给我等着门,见我回来,便问:“找到吃的没?”

  “找到了,遇见一个米粉担子,吃了一碗五香猪心粉热汤菜米粉,好香,桂林米粉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什么?米粉担子?”老头说:“我老头活了七十一岁,在桂林生活了七十一年,有六十年没见过有人挑担子卖米粉了……担子米粉,米粉担子早绝了,你见鬼了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头皮又一阵发麻,回头看看身后,长长的过道一个人影儿也没有。

  按理说,那老头挑着担子不可能走太快,怎么这就消失了呢?

  “还有啊,你刚才说你吃了什么?五香猪心热汤菜米粉?桂林米粉只有牛肉卤菜粉、三鲜汤粉两种,那有人会用猪心做米粉?”

  老头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说道猪心,我到想起件惨事来,前面门脸儿第三家,原本是家野鸡发廊,一个胖妹仔开的,去年腊月初一,被人杀死在屋里,可怜啊,都没得个全尸,心脏都被人挖走了。”

上一个街上鬼故事:你好吗?
下一个街上鬼故事:父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