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街上鬼故事

深巷的行李箱

  夕阳下的街道,嘈杂的人群渐渐散去,只剩零星的几个孩子在街边嬉笑打闹,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。

  少年拉着一个暗红色行李箱,放慢脚步跟着一旁步履蹒跚的老人。两人一句两句的聊着,落日的余晖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…

  “小伙子…真是太谢谢你了…现在这么乐于助人的年轻人太少见了。”

  “啊哈哈,您说笑了”,少年摸摸后脑不好意思地笑道。

  “不过,孩子,你长得可真像我那儿子…”老人停住脚步,侧过身望着少年颔首道。

  “就连这个头,看我的眼神都一模一样…”

  说罢,老人举起手在少年的头旁比划了一下:“嗯,比我儿子矮了一点,瘦了一点…”

  “哦,是嘛?婆婆,我能见你老的儿子吗?”亦许是为了勾起了少年的好奇心。

  老人接着说道“呵呵,可以,可以,一会就可以见到”

  话语刚落,他们便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。

  “婆婆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少年紧跟其后也拐了进去。

  一股诡异的维和感却迎面扑来:幽深的小巷,透着某种难以言状的死寂,像与世隔绝一般,和刚才的景象截然不同,好似一个黑洞可以穿起到另一个世界,漆黑的看不到底…

  少年呆愣在原地,举足不前。

  老人见状,手搭在少年的肩上安慰着说:“放心吧,孩子,这是回家的近路…很快就会见到我儿子的。”

  一小段的沉默后,老人拉着少年的手说:“这样你就不怕了吧?”

  “谁…谁说我怕了?!”少年为了掩饰自己的局促不安,快步转到老人前面。

  “只要走过这条巷子就是了吧?没什么大不了的,婆婆你才是…要小心一点哦,这巷子太暗了,连路灯都没有。”

  “呵呵…”老人不明所以的笑声。

  落日渐渐没入大地,黑暗侵袭而来,又长又黑的巷子安静得可怕,仿佛看不到尽头,少年陪着婆婆并肩走了很久,路上竟无一行人,空气里充斥着诡异的气息,只听见旅行箱轮子划在地面上的摩擦声和彼此的呼吸声…

 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嘭的一声,少年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摔在地上,连同行李箱也侧翻在一旁,发出沉闷的金属碰撞声。

  “啊疼疼疼…”少年试图摸索着站起来,却无意碰到一类似骨头的东西,少年在昏暗的光线下努力睁大眼睛:白森森的腿骨赫然摆在面前…

  抬头往上看,眼前的景象让少年的心提到了嗓子。

  那是一具类似人非人的布偶,全身上下布满大大小小针线缝合的痕迹:脸上,脖子上,胸口上,双臂上,腹部,大腿…像一条条缠绕扭曲的蜈蚣,而包裹着骨架的皮,似是塞了什么东西硬撑起来的一样,凹凸不平。

  因刚才少年的牵跘,靠在墙的上半身微微倾斜而下,左眼似受到颠簸一样,脱离眼眶的束缚蹦了出来,顺着脸颊慢慢滑下,然后“啪哒”一声,落在了地上…

  随之,布偶也因平衡失调扑通一声倒在了墙角边,身体处的线因拉扯,挣扎般的爆裂开来,包裹着的心肝肺倾泻了一地…

  少年瞪大双眼,惊悚的望着那堆东西,想叫,喉咙却像被人掐住一样发不出声音,只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如被万千蝼蚁啃食,呼吸困难,空气也随着自己的身体不安的颤抖…

  老人淡定从容的走到行李箱旁,摸出一把陈旧的柴刀,越过少年扶起布偶,温柔的低喃道:“儿子,来,看看妈妈给你带来的新衣还满意吗?”

  一抹黄昏依然如初。

  “那边的小哥…能帮我拉一下箱子吗?…”

  “唉?!哦,没问题…”

  “小哥,你长得还真像我儿子啊…”

  春去冬来,四季交替。

  少年拉着些许褪色的暗红色行李箱,合着老人的脚步,慢慢消失在看不见的深巷尽头…

上一个街上鬼故事:夜艳
下一个街上鬼故事:班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