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街上鬼故事

扰人

  我出生在东北,来到江南上学。

  一个春季的小长假,我在学校无所事事,恰逢一个社团要做周边短途旅游,顺便陪老家在附近的同学扫墓,而我与这社团有过交道,里面有我很欣赏的学长(社团团长),和同系的学姐。我就决定与他们同行,打发无聊的时间,另外心里还有小小的期待。

  始终的蒙蒙细雨,微升袅烟,但是不影响我们的心情与步伐,一路湿润的欢声笑语伴着我们穿梭林间。中途还有人时不时想起描写江南的佳句,可为雅致至极,搜虽然不是风雅之人,但是也被气氛所感染,沉溺于这江南的温柔之中。

  傍晚的时候,我们到达一个有些规模的旅社。我们都很疲惫,就决定在此留宿一晚。友人中有一留学者,有着明显不同的体貌特征。竟吓坏了门口的店员。

  “这、他怎么……”店员不顾生意,吃惊的指着国外友人说道……

  我们很纳闷外国人也不稀奇了,为什么店员还会做如此无礼之举?

  这时,出来一位经理模样的男人,走上前来……

  “外宾没见过么?这么失礼……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店员颤抖的声音中害怕明显多于委屈。

  “我也是外国人!你们怎么不怕!而且这位……”经理走向我们的队伍。

  “一定也是从俄国来的吧?!”他走到友人面前,友好的笑了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和经理熟稔不同,友人的口音明显的生疏。

  经理先是笑笑,然后用我不懂的语言跟友人说了几句……又吩咐店员为我们带到房间。仔细看了看,虽然经理的口音发色都与国人无异,但是似乎,眸色略淡,且眉骨等处,似乎的确同我们不同。

  路上友人说,那经理祖上也是从俄罗斯来的,但是有中国血统,而且中国血统占主导地位。我在心里还为友人与同乡而高兴的时候,我们的房间已经到了。男生们被安排在隔壁之后,店员带我们走进我们的房间!

  接着走廊的灯光,我看到令我震惊的事,房子居然是狭长的!像是一列火车,似乎望不到边。床的摆放也是随着这个趋势,虽然是上下铺,正对着门,但是纵向十分长……床头接床尾向我们的远方排开……

  “这,是不是有点大啊!我们只有五个人……”

  店员笑笑,没有说话……就出去了……

  可能是房客不多吧,所以给我们这么大的空间。我正这么想着呢,跟我同年级的一个姑娘,边说边向里面走……

  “我要住(五个人中)最里面”

  “行,大家也选自己的床,把行李先放好。”学姐说着,打开了门边的电灯。

  “小心啊!”

  “碰!”就在我们四个喊出声的时候,那个小姑娘的头也撞到了墙上。

  其实这是个十分狭小的空间,而我们之所以会那样以为,是因为我们所面对的这面墙,和我们身后的,门所在的这面墙,都是镜子。我们一边抱怨着,一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。在安慰那个姑娘的同时,我观察了一下,发现其实一共真正存在的,就只有上下铺三组,六张床,正合适,其余的,都是幻影。

  学姐觉得店员有些过分,没有提醒我们,想去找她理论,就出了门,她前脚刚出去,放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。我立刻拿着她的手机跟了出去。

  “学姐!”

  但是,出了门,走廊上只有昏暗的灯光,其他什么都没有……

  “吱”老旧的开门声从我身后响起,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……下意识的后头……

  “哈,什么嘛,原来是学长啊!”我松了一口气……

  “我听见手机铃声,还以为她在这呢!”我看见学长关掉了手机,我手上的声音也停了下来。

  “原来是学长打的,学姐她……刚刚找店员去了……”

  “这样,我就是告诉你们,收拾好了就上楼吃饭,我们先上去了,等她回来转告她吧,也跟其他人说一下。”

  “嗯,好的!”说完学长就走了。

  我发了一下呆,为什么要打电话呢?过来说一声不就好了?又一想,可能学长觉得来女生们的房间不太绅士吧。

  我转头回去房间,把手机放回学姐的床上的时候,瞥了一眼,学姐的待机屏幕,居然是学长……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有点闷闷的……

  “真是的!态度这么差!”

  这时候,学姐推门而入,把我从不好的情绪中震了出来。

  “她怎么说?!”刚刚撞到的妹子一边揉着头,一边问学姐。

  “我问她,为什么房间里装了这么多镜子!她居然说为了让我们看清自己?!什么意思!”

  “怎么这样啊!这是什么意思!”那个妹子也跟学姐附和起来……

  我一看,这可不好,要是吵起来……秉着和为贵的心态……

  我赶忙上前转换话题:“诶呀,学姐,我们是不是该上楼吃饭了?刚才学长说让我们赶快下去呢,他们已经都下去了,再等我们!”

  “是啊,我也饿了,学姐我们上去吧!”一个与我相熟的女孩似乎也不想维持刚才的气氛,在帮我说话。

  “诶,算了,我们上去吧!”学姐看我们这么饿,就拿起手机,带我们出了门。

  看来这个旅社的规模还真不小呢,从外面看不出的朴素,只有到了餐厅才真的有这种觉悟。设在旅社顶楼的餐厅,座无虚席,而且到处都有走动的人,有像我们这样刚来的,也有吃好了要离开的。

  “这边”学长在一个包厢门前朝我们挥手,我也是隐约才能听到学长的声音,因为餐厅实在是太吵了。

  “你们一共九位是么?!”

  “对”

  “是这样的,因为现在客人比较多,我们只提供套餐,不提供单点服务。”我们进包厢的时候,就听见点餐员再给我们介绍。

  “也行啊,都有什么套餐?!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们只有固定的套餐,而且套餐只有双人数的,所以我推荐你们吃八人套餐,大家少吃一点就够了!”

  “啊?!为什么没有九人套餐么?!”

  “这什么饭店啊!”

  “我们累一天了还让我们少吃点!”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。

  我的确很饿,但是又不是社团的人,所以没敢插话,只是期待着能快点决定就好了……

  “那我们要十人套餐好了!”一个男生提议到!

  “好啊好啊!我们都是吃货,可能吃了!”好多人附和着……

  “那就要十人套餐好了!”学长跟点餐员说道。

  “可是你们只有九个人啊,这样会浪费的!”点餐员很认真的说道……

  大家都不说话了,露出奇怪的表情,看着点餐员。

  “没关系,我们吃的完。”学长也顿了一下,不过继续笑着对点餐员说。

  “那……好吧,我这就去下单。”

  我也跟着出去了,因为想去厕所……

  “诶?”我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我都快哭了出来……

  “爸,你怎么在这?”我来到隔壁开着的包厢门口轻声的朝里面喊。

  “我临时出差到这边,特别急,所以没跟你说。”里面的人在互相敬酒,我爸爸也没管那些人,端着酒杯就到门口跟我说话。

  “你怎么也在这?”

  “我跟同学出来玩!!太好了!没想到我们这都能碰上!”我真的差一点就哭出来了。我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,最最重要的人,是我的依靠,每每我在软弱的时候,就会特别想他。虽然才离开家一个多月,但是见到我爸爸比什么都高兴。

  “嗯,是啊,我那边还有点事,你跟同学吃饭去吧!”后面好像有人叫他,他就进去了,我吸了一下鼻子。

  上好厕所回来的时候我又路过那个包厢,这回门是半掩着的,似乎里面再讨论事情,我想一会儿他们说完,我再过来跟爸爸说话吧,能见到爸爸实在是太~开心了。

  我开心的走进我们的房间,看到菜已经上了满满一桌子,而且大家已经开始吃了……

  “不好意思,我们先开始吃了!”一个同学边吃边跟我说。

  “嗯,都饿了,快吃吧。”

  我看了下桌子上的菜,不是我想的那样,同样的菜色按份数来,难道就是做十个人分量的菜?那还套餐有什么意义?单点不好么?我也没多想,就开始吃。

  但是明明已经满满一桌子菜了,还有人一盘一盘的向桌上送菜,我们都吃饱了,还是满满一桌的菜……

  “小周”我看到学长先跟周围的男生使了眼色,男生们都放下筷子坐好。

  “诶?”被叫到的女孩子有点不知所措,原本在跟我聊天,被学长一叫停止了话题。

  “可以当我的女朋友么?”

  “诶,什么?!”女孩子没有反映过来学长说什么,这时候旁边的男生从包里拿出了花和戒指,交给学长。

  “当我的女朋友吧!”学长又说了一遍……

  听到这里我心里特别难受,不想听到回答和结果,倒不是因为学长,而是……我看向了坐在我另一边的学姐,她紧紧咬着嘴唇,眼睛盯着学长手里的戒指。

  学姐……一定很难过吧……

  突然,学姐的表情有了变化,我连忙转头,小周似乎是答应了学长,抱着花,戴着戒指,红着脸,不抬头。

  “恭喜你们呀!不过你可真不够意思!连我这个朋友都不说!我也帮你策划策划啊!”学姐笑着说。

  “你陪我去选戒指就够帮忙的了!还好你们两个手差不多!”学长笑着说。

  我似乎明白了……为什么学姐盯着戒指,露出那样的眼神,那是她选的吧……那是……她喜欢的吧。

  “这里有人求婚!”突然外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然后突然包厢门口围了好多人。

  明明只是告白,怎么被传成求婚了?!不过外面的人开始举杯像我们这方向庆贺,而学长也没反驳,就拥着小周出去了。我们也吃完了,打算走了,就也跟着出去。我走的特别急,因为想去见爸爸。

  大家都凑了过来,包围着我们一群人,给我们道贺,好像就是婚礼现场一样。

  “祝二位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!”餐厅经理也过来庆祝。

  “二位在我们这喜结良缘,真是给我们小店增光添彩啊!来,再给你们加几个菜!”经理吩咐服务生下去。

  “不用了不用了,谢谢,我们吃好了!还剩那么多呢!”学长一边接受大家的祝福一边拒绝经理的好意,可是就在这句话出口的时候……整个餐厅都安静了。

  “他说他们剩菜了”

  “还剩了很多”

  “这不是浪费食物么?”

  “怎么这样!”

  人们纷纷露出诡异的神色,好像我们是什么罪人女孩子们都有点害怕,躲在了男生的后面。那种眼神真的可怕,而且议论的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嘈杂,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,只有压抑过来的魔音。

  “额,这个,是我们不对,我们打……”

  “啊!你们看那个人!”学长正打算辩解,突然人群里传出来一句尖叫!一个女人指着我们中间的外国友人,面色惧然如灰,像是见了舍呢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  “啊!怪物!”

  “鬼!”

  顿时比刚刚还要吵闹,一种恐惧又逐渐生成为愤怒的声音一点一点伸出手,掐住我们的脖子。

  “我是人类!”外国友人大声的申辩,而由于他紧张和原本就不流利的口音使得周围的人们反应更加强烈。

  “有人知道,我,只是外国人!你们的,门口的男人!”他开始慌乱,说话乱了逻辑,但是我知道他要说的是门口的那个经理。

  我四下看看,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,万一他真的在附近呢?

  “啊,他在那!”我兴奋的拉住外国友人的衣角,让他看向那人。

  “感谢上帝。”他很激动。奋力的挤开人群,往那边走,我也跟了过去。

  “你知道我,是人类,我们,是一国。”他抓住那个人,眼睛里闪着光,像是见到了救世主……

  “我们……是一国的?但是明显我们不是。”

  “你说错(谎)!说过我们是一国的!”

  “怪物!放开经理!”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小伙子,拿着扫帚就向我们这冲了过来。我拉着友人赶紧向门口跑,他还在解释,手上还笔画这什么。

  “抓住他们,别让他们跑了!”

  后面明显的脚步声让我的心跳比脚步还快,路过电梯,按了一下,看到后面的人追上来了,我们就跑向楼梯。而有两个男生还在坚持等电梯,似乎与他们打了起来。

  我好害怕,一边看着脚下的楼梯快速前进,一边抬头看上面追赶的人。

  “从这跳下去!”我不知道这是几楼,学姐毅然决定让我们从楼梯中间的空隙跳下去。

  她跳了下去,我只听见一声一声碰撞的声音,听的我心都碎了,这是几楼啊,跳下去还能……安全么?

  学姐!!

  我就快哭出来了,这个时候我特别想念爸爸!对啊!爸爸!

  我本来跪在地上向楼梯中间看的,想到这里之后立刻抬头想要上去,找我爸爸!

  来追我们的人也在我们上一层楼梯那里。

  “看到了吧!跳下去就是个死,你们也跑不过我们的!束手就擒吧!”那人恶狠狠的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抓我们!”学长对着那些人吼。

  “哼,怪物和怪物的同伙还有什么可讲的!”

  “我,我不是……”国际友人明显的着急了。

  “啊,等等!”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。我看到那个门前经理走了过来。我看到国际友人哭了,充满希望。

  “我最近上了年纪,记性不大好,我想起来,我们在门口见过面!”那人出来,和蔼的说道。

  记性不大好?!这么快就忘记了吗!?

  “感谢上帝,你终于想起来了!”国际友人张开双臂走过去,似乎是要上去拥抱那经理。

  “你是苏联人是么?”突然,经理面色一转,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。

  “当初撤走的时候那样做,现在回来寻求我的帮助么?”

  我从背后,看不到国际友人的表情,可是他停住了前进的脚步……

  “你是怪物!”经理对着国际友人说道。

  “他们都是怪物!”他朝着身后的人大喊。

  “对!他们还浪费我们的粮食!”

  “对,浪费粮食的都是敌人!”

 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!!为什么会这样!!这是哪里!!我们为什么在这!!

  “都怪你!”我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倒了,原来是是跟我比较熟的那个女孩,我也是被他邀请才参加这个活动的!。

  “要不是你非要拉着我来陪你扫墓!也不会这样!”那个进门撞到头的女孩子哭闹着推搡着我熟悉的那个女孩子!

  的确,这里不远,就是小周和那个姑娘的老家,刚刚执意要坐电梯的那两个男生中,也有一个是这附近的。大家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来的,但是也是我们自愿的啊!发生这种事,也怪不得人家!

  “我,我……”

  “啊啊啊啊!!”我刚要过去阻止她们,但是因为其中一个没有站稳,两个人就那么从楼梯上滚了下去。

  “不!”

  我连忙追过去查看,学长也拉着小周跟了过来,而国际友人似乎没有动,还在那里愣愣的面对那群人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怎么会这样,自己怎么了?自己的种族怎么了?自己的国家怎么了?

  “快制服他!”就在我们下去看那两个女孩的伤势的时候,他们一哄而上制服了国际友人,说是制服,其实他根本没有反抗,就怔怔的认他们抓住他。

  “不好,快走!”学长说着就跑,我不明所以也跟着跑。

  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

  “啊!”小周因为没反应过来,受到了惊吓,下楼梯的时候向前扑了一下,差点连学长也扑到了。这时候我已经跑在他们前面。

  “你这蠢女人!干什么!”学长向小周咆哮!

  “快跑吧!”我向他们喊去,后面的大批人马被我们甩在后面。我送了一口气,还是拼命的往下跑,但是放松了许多。

  这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希望我爸爸没有因为我的原因被牵连,希望我们都能顺利离开,然后,然后我要马上见到他。

  “蹬!蹬!蹬!蹬!”脚步声?越来越近!

  我低头一看:“不好,下面!”

  原来有一伙人从下面往上追了上来,离我们已经不远了,能看见他们的手臂。

  “怎么办!”小周哭了,我也很想哭,但是……

  “跳!避开他们!”学长这样说着,就跨过楼梯扶手,准备跳下去。我也向下走了两级,与学长错开,准备跳下去。

  “学长!”小周抓着学长的衣服,似乎不让他跳。

  “我们上去吧,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!”

  “是啊!”这时上面传来一句声音,击中我的心。

  “上来吧!”我抬起头……爸爸。

  “来啊,上来!快上来!”爸爸这样跟我说着,我瞬间就不知所措了!

  “跳下去就是死哦!上来吧!”原本一直面无表情的父亲,在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,诡秘的笑了一下……

  我睁大了眼睛,手脚不停地颤抖,犹豫着是否要跨回去。

  下面的脚步声……越来越近了。上面的人都下来了,停在爸爸周围,用同样诡异的表情看着我。

  “我……”我不行了,真的哭了。

  “你,不是,不是我爸爸。”手一松,我就掉了下去。

  而我看着上面,除了那个人,其他人都冲了下来。而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。我不想,不想见到这样的表情,就算我知道他不是……我也……我闭上眼睛的同时,有眼泪滑出来。

  “没抓住!可恶!!”下落的过程很快,就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下的时候。我发现我双腿悬空,卡在了一层楼梯的扶手上,似乎是有根木桩支出,钩住了我的帽子。而刚刚从下面追上来的那伙人,距离我也似乎又七八层的距离了!难道我逃出来了!?

  但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……因为大家……因为……看到了那个样子的“爸爸”。我也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“爸爸”会出现在那里。只是心头有一团东西堵着,十分不好受,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死女人!别拉着我!”我听到了学长的声音!

  向上一看,学长似乎在我的正上方,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。不管怎样我先离开这里!我紧张的一边流着泪,一边出着汗,生怕撑着我帽子的木桩折掉,挣扎了一下,从楼梯拐角处爬来出来。

  “学长,救我!”还没等我转过身来,就听见小周的声音,原来学长……学长打掉了她手,自己跳了下来。

  “啊!”

  “哈哈!看你往哪逃!”学长,学长也……被有过眼睁睁看我掉下来经验的从下面上楼的人群给捉住了,我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,直到意识到抓我的人理我已经很近很近了,我才回过神!看到转折处有一个窗口!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硬着头皮往外一撞!就飞了出去。

  我以为外面应该是黑夜的,但是还有一点亮光。我哭了,哭我的幸运,外面是一棵树,一颗大树。我树接住了,藏了起来,而且我穿的是绿色的衣服,天色又暗,所以从旅社出来找我的人们,怎么搜索也没有发现我,但是我已经不知道这些了,当我落到大树上的时候,我昏了过去。

  我听见一段歌声,或许是一支小曲?我不知道,突然,我觉得十分热。睁开眼睛一瞬间我就把头别了过去,太阳啊,好刺眼。的确有人在唱歌?而且这歌我似乎还……听过?我四下张望,发现自己在树上的同时……我也失去平衡,开始往下掉,还好有层层缓冲,所以我掉下来的时候虽然十分疼,也有出血,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伤。

  面前有个惊愕的老妇人,看着龇牙咧嘴的我……她似乎说了什么,可是我不懂一点当地的方言,我没有办法跟他沟通,我也试图用树枝在地上写字,但是她似乎不识字?我要是这就跑了,她立刻去哪旅社里叫人怎么办?!我十分紧张,鼻子一直紧着,还有身上也很痛……

  突然,我想起来了那首歌,我真的听过!而且还记得部分旋律!我总在紧张的时候想起没用的事情,大概是潜意识在调节我紧张的状态吧。但是我自己不知道,我想的时候就哼了起来,那老妇人突然笑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然后她把她的外衣脱给我,还打了水帮我清洗了伤口……我身上还有这次出行的钱和证件,说要给她留点钱她没要。我只好就这样离开这个地方,实在……不想留太久。

  现在是什么时候?假期已经过了吧……手机啦行李都留在了旅社,不过我估计我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们了吧……摸摸口袋里的卡我突然产生一种冲动!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!我要立刻回家!!马上。

  我取了钱,买了回家的火车票,坐火车要20多快30个小时,我买了一瓶矿泉水之后,就一直默默的坐着,也没合眼,一直在思考,但是什么也想不出来,把自己弄崩溃好多次……我什么念头也没有,也没有想报警,也没有想谁联络,就是想回到家我受够了!!!!!

  我想见我爸爸。我真的爸爸。见到他我才能安心。

  一直到下车,出了车站,我还是很迷茫,很迷茫,看到我似乎认识,却又不太知道的家乡,恐惧的情绪又一次落到我的头上。这时候,似乎有人在背后拍我!我吓得一个冷颤!心就像从高处被扔下去……我缓缓的回头……看到了……同样狼狈的表姐。

  姐姐怎么会在这?她上学的地方明明比我还要远……怎么会?我看到她的眼睛,从她的眼睛中看到我的眼睛。我知道……我们大概有相似的经历!

  这很奇怪不是么?!为什么?!

  我们开始疯狂的寻找,去了姐姐家,门没锁,但是东西一样也没少!人却也一个不在,这似乎还能安慰,因为可能在工作,姐姐重重的把门关上,就开始和我到了我家,姐姐爸妈的单位,我爸妈的单位……我们的舅舅家,等一切地方。结果都没人,都没有人。

  我们崩溃了……

  我觉得,我可能,不会再见到我爸爸了。我们无目的的走着,走着,竟然又回到了外公家,我和姐姐从小一起共同回忆最多的地方。

  这一次,里面竟然传出声音!而且是我们熟悉的声音,很多!!我和姐姐互相看了一眼之后,两人就立刻推开门……还没等我们碰到,门就开了……我的亲戚们都在打牌,很开心,很开心。这就够了,真的,这就够了!什么都……就够了……

  我走进去,轻轻的站在爸爸身旁。

  “一场训练而已。”他说着,不知道是对我,还是对这里的人,一边还摸着牌。

  我也不看他,地头听着。

  “你相信的……”

  后面再说什么,我听不见,因为我的闹钟盖过了,盖过了声音,盖过了那个世界。

  我坐起来,还能感觉到枕头的湿润。

  我相信的,我最重要的,我爱的。

上一个街上鬼故事:雨中车站
下一个街上鬼故事:你眼睛干净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