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街上鬼故事

许愿树

  该死,又迷路了!

  我开始转动方向盘倒车,坐在后排的卫局长和思秘书毫不理会我的气愤情绪,两人在后座上聊得正欢,巴不得这条路无止境地延长下去。

  下午我们三个人出差办完事,思秘书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这附近有一棵什么许愿树,建议过来游玩许愿。街边买来的盗版地图印得不清不楚,我们非但没找到许愿树,还把方向也迷失了。

  终于在一个三岔路口,我们找到一个养蜂人问路。

  “你们的地图画错了,难怪找不到,我卖给你们一张,三块钱。”那养蜂人朝我笑,一张老脸皱得象朵干枯花。

  我隐隐有种受骗的感觉,但为了能离开这个迷魂阵,还是递给她三块钱。老人把一张残破报纸塞到我手里,上面用粗铅笔画了几条表示道路的线条。

  “你们要去许愿啊,记住,正的不灵反的灵,你们许什么愿望都要反过来说。”她讨好的笑笑,露出发黄的门牙。

  “为什么?”思秘书探出头来问。

  “你没听说吗?去年那棵树旁边的湖里淹死人了,听说那个死人魂魄不散,寄住在愿望树上。”老人解释。

  “真可怕。”思秘书吓得脸都白了。

  “你要是害怕,我们就不去了。”卫局长善于察言观色马上讨好她说。

  我开车,顺着老人的地图指引驶向市区。后坐的两个人不再说话,我从后视镜中看到卫局长紧紧握着思秘书的手,一下把她搂在怀里,我赶紧把目光移开假装什么也没看见,根据多年的经验,我知道接下来会有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情发生。

  天色阴沉下来,过不了一个小时,黑夜即将来临。

  “快看,那是什么?”我突然发现前面矗立着一棵很高大的树,笔直地立在深蓝色的湖边。

  “许愿树。”思秘书叫道。

  “我们不是回市区吗?怎么开到这来了。”卫局长也吃了一惊。

  汽车在树下停住。我跳下车,一种莫名的恐惧向我袭来,我想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,思秘书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说:“可能它希望我们许个愿才离开。”

  “那我们就许个愿吧。我不要永远有钱。”卫局长说道。

  “我不要永远美丽。”思秘书说完把目光转向我。

  “我要永远留在这里。”我说。

  汽车又开动了。我默默祈求心愿成真,尽快离开这里。卫局长坐在我身旁,仔细研究老人给的那份地图,要是明天赶不回去,有几份合同就没法签了。

  他问:“思秘书,我们的火车是上午10点开吗?”

  “你怎么问我,票不是在你那儿吗?”思秘书反问他。

  他这才想起票在自己的钱夹里,摸摸皮包却怎么也找不到钱夹。这下我们都慌了神,我打开车内灯,他们两个人把每个小角落都翻个了遍还是没找着。

  卫局长擦擦鼻头的汗:“刚才还在的,怎么一下就不见了。”

  “难道掉在车外了?”思秘书问,她的俏脸蛋刹时变得铁青。

  下午卫局长一直坐在车里,只在许愿树下离开过汽车。我把车停在路边。

  “为什么停车?”思秘书神经质地叫起来。

  我说:“我不想浪费汽油。”

  然后我把头转向卫局长说道:“我们现在是回去找钱包还是继续往前开?”

  “让我想一下。”他点燃一支烟用力吸。

  车票丢了没关系,可钱包里有一张银行卡是这次出差人家送给他的,里面有十几万人民币,说什么也得找回来。但那棵许愿树实在很邪门,搞不好会恶鬼缠身。

  就在这时,车内灯“吡咝”闪了一下。思秘书吓得直嚷嚷快开车。

  “吵什么?电路接触不良,有什么好怕的?”卫局长吼道,好象故意跟她唱反调,叫我把车开回许愿树那儿。

  “我不回去,那里有鬼。”思秘书大叫。

  “不回去,那你下车在这里等我们。”卫局长示意我停车让她下去。

  外面月光暗淡,树影迷乱,偶尔能听到轻微地不知名动物跑动的声音。思秘书怕得要命,哪里敢下车?她伏在后座上呜呜地哭。我调转车头,向许愿树驶去。回程用去十分钟时间,谁也没说话。到了树下,我和卫局长打着火机,找了半晌也没见钱包踪影。树叶沙沙响,我扭了扭发酸的脖子,向树上望去,只见许愿树上阴影重迭,好象有一片裙子似的东西在飘摇。我忍不住定定看着那东西,猜想那是不是真的。要是真的就太恐怖了,我越看越觉得有个女人挂在上面。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。

 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卫局长说。

  “啊。”我禁不住大叫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他问。

  “你刚才拍我,吓了我一跳。”我说。

  我们俩回到车内,思秘书胆颤心惊地问:“刚才你看见什么了?为什么要叫?”

  我没好气地说我见鬼了。没想到这句黑幽默又引得她低声哭泣起来。

  我们回城区,预计一个多个小时的路程,走到天黑黑还是没能离开这片树林。思秘书的神经几乎崩溃了,大概是受剌激过了头,她双手抓着车门,朝窗外大喊大叫,招唤她听说过的所有神仙来保佑她。我们都由着她喊,在死寂的树林子里,她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,说不定会吸引当地居民来解救我们。现在就算那个养蜂人出价100元卖地图,我也会毫不迟疑的掏钱。我们希望在路上能遇见什么人,更惧怕遇见不是人的东西。

  一只野猫猛地窜过公路,我本能地避开它。车子一下子就开到路边,速度很快,几丛树叶刷刷打在车身上,思秘书躲闪不及,脸上被抽出几道血痕。她又找到新的理由哭起来。刚开始我没放在心上,后来听她嚷嚷说痒,回头看去,只见她的脸肿得象猪头一样。

  “可能是皮肤过敏。”卫局长判断。

  “不是的,是许愿树在做怪。是那个鬼魂缠上我们了。”她不住地抓脸,一道道血痕浮现,使她变得异常恐怖。

  看着她的怪脸,我有一种想极力摆脱她把她丢下车的强烈欲望。卫局长的眼神也和我一样,虽然这个女人几个小时前还美得让他想入非非,可眼下她实在太诡异了,也许真的被溺死鬼缠上身。

  在一个拐角处,我停住车。

  “为什么停车?”思秘书在后面掐着我的肩膀猛摇。

  “没有汽油了。”我说,用力挣开她的手。

  “那我们怎么办?我不想死在这里。”她又转过身想抱住卫局长,没想到他象避麻风病人一样躲开她。

  “我们下车吧。也许附近有人家。”他说。

  我心知肚明,答道:“好象我刚才看到远远的一点灯光。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“我不下去。”思秘书缩在座位上发抖。

  “不去你就留在这里,看那个鬼会不会来找你。”卫局长吓她。果然,她马上从车上跳了下来跟着我们。

  我们两个人走得飞快,她穿着高跟鞋,走不了多远就摔了一跤,我们好似得了信号,同时冲向汽车,关上门,我发动引擎。

  “你们这两个骗子,不得好死。”她扑到车门上破口大骂,又拚命拉住车窗玻璃,见我们是死了心地抛下她,于是破口大骂:“别以为你们走得出去,陈司机,你忘了你的愿望了吗?你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。”

  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,几分钟之后连呼叫声也听不到了。

  车内一片寂静。我盯着前路,脑袋里轰轰烈烈回荡着她最后说出的几个字,心想我就不信这个邪。

  “唉。”卫局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还好吧?”我问。

  “我有点想吐,你停车。”他说。

  我停下车。他打开门说想呼吸些新鲜空气,下了车,逃也似地钻进了树林里,看来思秘书的话对他产生了作用。

  好吧!就剩我了。

  我咬咬牙,发动引擎。汽车再度向前急驶。我真笨,怎么早没发现呢?密密麻麻的树林上架着电线,公路是纵横交错的,电线却只有那么几根,我只要沿着电线走就可以闯出这个迷魂阵了。我大骂自己迟钝,又为这个新发现鼓舞着,加大马力向前路冲去。

  黑鸦鸦的树木渐渐变矮,路的两旁出现了我印象中没有见过的长茅野草,那么,我是闯出来了!

  我大笑,一时间眼泪迷糊了视线。我抹去泪水,突然看见电线断了,最后一根电杆木伫立在那里,顶端空无一物,那是一根废弃的电杆木。我的心好象一瞬间停止了跳动,想刹住车,可已经来不及了,汽车碾过长茅草地,象一匹脱缰的野马,冲进湖里。

  湖边有一棵许愿树。

上一个街上鬼故事:后悔的事
下一个街上鬼故事:回头遇见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