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荒墓鬼影


    李耍娃本名李福根,因其贪玩好耍,干活偷奸耍滑,故叫“耍娃”。他是一个孤儿,又是一个寡汉条子,无牵无挂,胆子又大,是个最佳人选。可当队长将自己的想法给他说了,李耍娃的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行,不行!万一真的遇到了鬼,还没人给我收尸嘚!”
    “还说你娃胆子大,我看你也还不是个胆小鬼!”陈天雄激将道:“平时都说你是天不怕地不怕,除了阎王你为大。而今叫你去那儿照管一下豆子,你就退避三舍,吓破了胆。”然后又故意轻蔑道:“呵,呵,原形毕露了呺!”
    “哼,其实鬼我倒是不怕!”李耍娃回复道。
    “那你怕啥?”
    “我怕通晚守候,耽误了瞌睡,第二天起不了床,出不了工……”
    “这个好办,你去守夜就当是出工,只要你晚上去守候一夜,白天放假休息一天,工分照记,而且,每晚还给你追加一斤粮。”
    都说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,此话果真不假……李耍娃一听欣喜若狂,这样的差事干得过,于是爽快地答应了:“好,我去!”
    很快就到了豆熟季节,李耍娃开始执行队长交给他的特殊任务──去鹰嘴崖守夜。说实在话,他也从未在夜晚去过鹰嘴崖,还真有点胆怯心虚。为了给自己壮胆,他经常是黄腔黄调地唱着《毛主席语录歌》: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……”
    刚开始,他几乎整晚就在地边转悠,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豆子地,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来偷摘豆子。可一连守了几个晚上,啥也没碰到,他就渐渐地放松了警觉,干脆就在林缘边的一块石板上睡起瞌睡来。睡着,睡着,忽觉有人推他一下,他睁眼一看,却把他吓出一身冷汗,原来是一只土猪(一种类似野猪的野生动物,但比野猪小)正在用嘴拱他的背脊。要不是觉醒得快,说不定被土猪咬伤。
    他再也不敢躺在石板上睡觉了,毕竟太危险,土猪咬一口倒不要紧,毕竟伤身不丧命,要是被毒蛇咬了,那就惨了,真的会死得不明不白。因此,他不敢再贪睡了,又只得在豆地边不停地转悠,实在累了困了就爬到桐子树上去,坐在树桠子上打瞌睡。殊不知,树上也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安全。
    有一天晚上,他坐在桐子树桠上抱住树枝,迷迷糊糊地打盹。突然听到“磝”地一声怪叫将他惊醒,还没辩清怪叫声来至何处,紧接着便是“噗”地一声响,一股凉风拂面而过,背沟一阵发麻,从头凉到了脚,周身毛根直立。他定睛一看,倒是虚惊一场。原来是一只猫头鹰从树林里突然飞窜出来,擦过他的耳门扑向豆地里去抓老鼠。他要不是使劲地抱住树桠,差点就掉下树去。
    四
    一天晚上乌云密布,像是要下大雨。下雨天是不会有人去偷豆子的。因此,李耍娃就没去守夜,吃过晚饭便上床找周公去了。但一觉醒来天并未下雨,心想豆子已经成熟,不得有半点疏漏和闪失,再坚持几天等豆子收割了就算光荣完成使命。于是,他还是打算去地里走一转。
    快到深夜,天麻寂麻寂的。他没带电筒,本来电池也没啥电了,电光与这夜色也差不多,干脆不带。不知不觉他就到了豆地边。突然刮起了大风,天上忽然压过来一片黑压压的乌云,像一个硕大的锅盖将鹰嘴岩盖得黢马黑。
    李耍娃正准备打道回府,突然“咔嚓”一声炸响,一道铮亮的闪电瞬间照得整个鹰嘴岩如同白昼,随即下起瓢泼大雨。他来不及回家,又无处躲避,情急之下,只得钻进那所荒墓中暂避雷雨。
    闪电雷鸣,风雨交加,李耍娃卷曲在墓穴里被吓得瑟瑟发抖。忽然一个黑影急匆匆地跑到荒墓前,然后屈身钻进了墓穴内。李耍娃突然心里一震:“难道是出去偷豆子的墓主人──鬼回来了。”他被吓得冷汗直冒,毛根直竖,大气都不敢出,只得屏住住呼吸往后退缩,卷曲在墓穴的后底部。
    刚钻进来的那个黑影随即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放在墓穴地板上,顺势坐在上面,并发出“窸窸窣窣”的响声……随着闪电的亮光,他依稀地看到了眼前那个黑影背对他的轮廓,是人是鬼,看不清面目。
    “卟呜噗嗞……”一声怪响,刚进去的那个黑影拔腿跑出墓穴。李耍娃随即将那黑乎乎东西一下甩了出来。那黑影回头一看他用来垫屁股的东西被甩了出来更是吓了一打跳:“妈呦,还真是有鬼嘚!”然后也顾不得去捡拾,便不要命地跑了,顿时消失在风雨之中……
    “唉,慌啥呀,哪里有鬼吗?”李耍娃一听刚才那黑影发出的话语音便意识到是人而不是鬼,方才松了口气。既生气又好笑地说道:“明明是我放了个屁!”
    “嘿,嘿,嘿……”李耍娃的话音刚落,忽然听到背后发出了一阵恐怖的怪笑,并将他往外推了一掌。顿时吓得李耍娃魂飞魄散,神不由己地惊叫一声:“啊!鬼,鬼!”然后连滚带爬地冲出墓穴,不要命地往家里飞奔。
    次日,雨过天晴,李耍娃跑去找队长陈天雄“辞职”。陈天雄见他如此狼狈,还未等他开口便惊讶地问道:“呃,耍娃,看你拜脚离手,皮青脸肿的,是不是昨晚遭强盗打了?”
    “哎,哪是被强盗打了,是遭鬼打的!”李耍娃十分沮丧地说道:“我不干了,那儿真的有鬼!”然后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,活灵活现地,并且还添油加醋地向他说了一遍:“……那鬼说我破坏了他的好事,还擅自闯入他的地盘,便跟我一顿矛捶(暴打)。我急忙跟他说好话求情,方才饶了我一命。”然后点上队长给他的一支“八大锤”——八分钱一盒的《经济烟》,深深地吸了一口,像是缓解了心里的紧张和恐惧:“那个鬼还算讲义气,他念及我是个孤儿,还是个单身汉,不忍心整死我,便将我放了,要不然,恐怕你今天真的就要去为我收尸了。”
 2/5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夺命电梯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