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天衣无缝


    男人不为所动,一脸凝重地锁上了笼子,妙妙蜷缩在笼子中,我竟然看到了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。
    男人抓了一把珍珠,塞进我的口袋里:“回去吧,看你也不年轻了,怎么这么糊涂呢。你也别想着报警了。报警的话她只有两条路:第一是被人解剖;第二是被警察送到我手里。泉客村背后的人,哪里是你这个小人物惹得起的。”
    泉客村!那个村子的名字!此时此刻,我已经顾不得妙妙是人还是鱼了,哪怕她的眼泪是稀有的珍珠,我也只想拥有她的笑容,我不能让妙妙再被抓走了!
    我扑打着男人,但是他如巍峨的山峰,根本不是我能撼动的。
    “这种东西,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,你以为她是楚楚可怜的少女?哈哈哈……真是愚蠢的男人,但凡你读过点书,就会知道它们有多可怕!听我一句劝,把这件事儿彻底忘了。你运气好,我来得早。”
    “人生有时候就是一场幻觉,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,而鲛人最擅长的就是制造幻觉……知道我的伤怎么来的吗?被它们抓的!鲛人不是人,是深海中的怪物……人千方百计驯养怪物,不过是因为贪婪,看样子,你还不知道她吃什么吧?自古到今,我们都是用那玩意儿喂它们的。”
    “我知道!”我喘着气,拼命摇晃着拇指粗的铁栅栏,大吼道。
    “你知道?”男人挑着眉毛,惊讶地看着我。
    “她吃生肉,吃死人,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!我不怕,我爱她!”我猛地转过身去,用钥匙串上的小刀稳稳地扎入了男人的心脏。
    男人临死前,笑得很诡异:“愚蠢的人啊,你……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救的是个……什么东西……”
    我抢下他腰间的钥匙,哆嗦着打开铁笼子。
    妙妙半蹲在笼子里,双眼在夜色中闪烁着诡异的红。
    她的喉咙中发出了轻微的咕咕声,那是吞咽唾沫的声音。她的目光越过我,稳稳落在了男人逐渐冰冷的尸体上。
    一道黑影闪过,撞开了我的身体,那双雪白的小脚重重踩在了男人的胸骨上。
    妙妙仰头长啸一声,猛地把脑袋整个埋在了男人粗壮的脖子上,飞溅的鲜血喷了出来。
    我双腿一软,重重跌在地上,惊愕地看着这骇人的一幕,我颤抖着喊她的名字:“妙妙……”
    她肩头一顿,猛地回过头来,死死盯着我,分叉的长舌从齿缝中探出,猛地伸长,在我脸上舔了一圈,一股腥臭味差点儿让我晕了过去,那一瞬间的触感让我永生难忘!
    我用了吃奶的劲儿才爬起来,刚跑了两步,又软在了地上,一阵腥风追来,我被一双带着鳞片的利爪死死按在了地上。
    我看着妙妙浑圆的瞳仁眯成了一条线,凶狠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,口中的黏液混着鲜血,滴落在我的脸上。
    “妙妙……妙妙,是我……“我颤抖着嗓子,试图唤醒过去那个温柔可人的妙妙。
    她缓缓松开了一只爪子……又松开了另一只,脸上的鳞片慢慢消失不见……
    我长吁了一口气,正要坐起来,胳膊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,妙妙的尖牙叼住我的胳膊,猛地一扯——
    “啊——”我痛苦地惨叫起来,捂着胳膊的血口子连滚带爬地挪了几步。
    我不敢回头,只是叹了一口气,绝望地闭上了双眼。黑暗伴随着利齿,彻底吞没了我……
    5.循环
    昏暗的小巷中,一个年轻的流浪汉盘腿坐在破席子上打盹儿。
    一双雪白的小脚轻轻踩在了席子上,流浪汉警觉地睁开双眼,盯着脚丫子往上看去,一个柔弱细嫩的小姑娘正蹲在他面前,微微歪着小脑袋,冲着他露出了迷人的笑容。
    流浪汉流着哈喇子,哑着嗓子问道:“小姑娘……怎么一个人?”
    “饿了。”小女孩笑眯眯地从樱桃小嘴中缓缓吐出了两个字。
    饥饿,是深海怪物觅食的本能。

 3/3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走廊的水滴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