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天衣无缝


    晚上,我炖了一锅猪肉放在妙妙面前,她嘟着嘴,十分勉强地尝了几口,虽然努力地咽了下去,但过了一会儿又悉数吐了出来。
    几天过去了,妙妙瘦成了皮包骨,什么熟食都吃不下,每天都对着那两条金鱼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,我无可奈何,只得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生猪肉。妙妙破天荒吃了两斤生肉,并没有吐出来,总算恢复了一点元气。
    后来,我开始直接去屠宰场给妙妙买新鲜的肉类,连血带肉地拎回来,妙妙开始吃着新鲜了一阵子,后来也只是尝几口就丢了。
    我看着她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蛋,什么办法都没有,我总是迁就她,哄着她,只为了在炎炎夏日能拥着她冰凉似玉的娇躯入眠。
    那夜,我带妙妙出去散步,她突然追着一只流浪狗狂奔了起来,那一刻,我突然就醒悟了……
    第二天一早,我去菜市场买了两只活鸡。我把鸡关在卫生间,让妙妙光着身体走了进去。
    妙妙进门的瞬间,我敏锐地捕捉到了她双眼中一闪而过的狂喜。
    鸡扑腾着,惨叫着,最后只剩下翅膀微弱的扇动声……
    我的手死死拽着门把手,紧闭着双眼,额头上的冷汗密密麻麻地渗了出来。
   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我颤抖的手才打开了门,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满室的鸡毛和血脚印,妙妙缩在浴缸中,仰着脸泡在血水中,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    她睡着了,像一只温顺的猫,又像一头蛰伏的虎。
    3.相恋
    妙妙越来越美丽了,开始乖乖穿上鞋子,牵着我的手,笑眯眯地跟着我去殡仪馆上班,她开始流利地说话,心情好时还会哼唱一些奇怪的歌曲,除了爱吃生肉,她和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区别。
    妙妙带给了我全新的人生,在她之前,从未有过女人愿意与我肌肤相亲,就是花钱去找小姐,她们也是一脸嫌弃地把我推出来。
    我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汉,却只有一米四的身高,背上还有一块驼峰似的驼背。因为这具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防腐剂气味的臭皮囊,除了妙妙,没人愿意跟我肌肤相亲。
    我给她投食,她给我温暖,我愿意一辈子这样快乐地生活下去。
    晚上,回家刚打开门,我就嗅出了陌生人的气息,一股若有若无的腥气飘了出来,地砖上有一串大码的脚印。
    妙妙盯着那串脚印吓坏了:“他们追来了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    “谁在追你?”
    妙妙吓得结结巴巴,怎么都说不清楚,只说是“坏人”、“大坏蛋”、“要把我关起来锁住”、“我不要回去”之类的话。
    我关好门窗,让妙妙泡在浴缸中好好睡一觉,下楼去找中介准备看房子搬家,越快越好!媿汏爺媿诂倳
    此时天已经黑了,附近的中介都关门了,我只好买了一包烟,蹲在街边愁眉苦脸地抽了起来。
    一个壮硕的男人走了过来,哑着嗓子问:“兄弟,借个火儿。”
    我把打火机递给了他,他也蹲在街边,同我一起抽了起来。
    闲聊中,男人说他是渔人,从祖上到现在一直都靠着捕鱼为生。
    我问:“你们捕的什么鱼,现在不都是靠渔船机器捕鱼了吗?”
    他笑着说:“我们捕的可不是普通的鱼。”
    “哦?”我有些好奇地问。
    “说出来你可能会吓一跳,当然也可能会不相信。我的家族从祖辈起就是在深海中捕捞人鱼,也就是鲛人,古时候也叫泉客。”
    我张大嘴,有些难以置信。
    “南海之外,有鲛人,水居如鱼,不废织绩,其眼泣,则能出珠。”男人弹了弹烟灰,手背上伤痕累累。
    我干笑两声,不知该如何接话,只觉得他是个吹牛的神经病。
    “你当然不知道神话中的织女,其实不是指某个女人,而是特指被人类在深海中捕捞、豢养,关在深宫织鲛绡,供贵族使用的雌性鲛人。它们织的鲛绡用特殊的工艺制成衣裳,就是传说中的天衣,只是那天衣不是用来升仙的,而是保尸身万年不腐的防腐衣。一件天衣需要二十个鲛人,编织足足三十年。鲛人难得,天衣更难得。天衣轻巧,根本看不到任何缝纫的痕迹,真正的‘天衣无缝’。”男人站了起来,高大的身躯俯视着我,我看着他那双大脚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    “我祖上就是专门去深海捕捉鲛人的渔人,鲛人歌声媚人,可操控人心。过去鲛人是被养在深宫的,后来清朝覆灭后,鲛人被关在火车中跟着去了东北,再后来……现在的鲛人已经不足百条了,由我们看管着,上头定期来取天衣……”
    男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的年纪,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,穿着黑色的背心、迷彩裤和军靴,脸上一道疤从额头一直划到了耳朵,那张脸透着狰狞的阴寒。
    我像坠入了天方夜谭的神话中,艰难地消化着他所说的一切。
    我不信!但哆嗦的腿已经迈不开步子了,我眼睁睁看着男人给了我一拳,晕过去的瞬间,我看到他朝着我家的方向走了过去,他的脖子后有一个奇怪的烙印,像一个奇怪的“泉”字。
    4.迷失
    “救我——”妙妙的声音惊醒了我,我挣扎着爬起来,看着妙妙被塞进了一辆面包车中,车厢里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铁笼。
    我跌跌撞撞冲过去,苦苦哀求男人放过妙妙,我把钱包塞给他,也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了他,我愿意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他,只求他把妙妙还给我!
 2/3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走廊的水滴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