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客栈闹鬼

    1
    在美国东部的沿海地区,有一家叫“两头狗”的小客栈,主人叫赫希。巴克是五金业的旅行业务员,海曼是干货业的旅行业务员,由于工作的关系,每隔几个月两人就会在客栈不期而遇。
    七月的一个夜晚,狂风大作、电闪雷鸣,客栈里的赫希、巴克和海曼聊起了他们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新闻:一个名叫基利的宝石匠人从芝加哥偷走了一颗贵重的大钻石,然后畏罪潜逃了。
    三个人正说得热闹,客栈的门打开了,一个浑身湿透的客人走了进来。那人用莫斯的名字登记,当晚客栈客满了,只留下一间小木屋,赫希带他去了小木屋。
    赫希将客人送进小木屋,顺路去了车库。车库里停了一辆陌生的小车,赫希估计它是莫斯的车子,他听见低沉的号叫声,正好一道闪电照亮车窗,赫希看见一只凶猛的大狗趴在车里。接着莫斯走了进来,他瞪着赫希,赫希连忙向他道歉,随后退出了车库。
   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的时候,赫希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。两个警察冒雨站在门外,他们给赫希看一张通缉令上的照片,照片里的人就是昨晚投宿的莫斯。警察们说,他是盗窃钻石的在逃犯基利。
    赫希指点了基利住的小木屋,刑警们闯了进去,但是屋子里空无一人,只有一条双重狗链锁在壁炉架子上。基利从小屋后面逃走了,但是他没把车开走。在五十米外的树林里,他们发现一只头盖骨被打碎的狗。警方估计,基利觉得狗已经成了拖累,所以他在最后关头打死了它。
    2
    自从基利失踪之后,附近的乡民们都在传说,客栈开始闹鬼。
    三个月之后,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巴克先生和海曼先生再次在客栈碰头了。赫希把客栈闹鬼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:
    自从那一晚之后,基利住过的小木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,黑夜里,仿佛有一个鬼魂在那里徘徊哭泣。当赫希把门打开时,怪声就停了下来。
    海曼吓得脸色苍白,但巴克倒满不在乎:“今天晚上我就要睡在那间小屋里,我有一把手枪,我可没听说过有喜爱子弹滋味的幽灵呢。”
    “基利住过的那间小屋是唯一闹鬼的吗?”海曼问。
    “唯一的一间。”赫希说,“说来也怪,我们观察过,当小屋没人住时,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
    半夜里,海曼听到一声微弱的绝望的喊叫,他一下子惊醒了。侧耳细听,外面又传来一次叫声,再一次,再一次。海曼从床上爬起来,在黑暗中摸索着自己的表,发光的指针显示出凌晨一点二十五分。他套上衣服,走到门外,风雨已经停止了,外面一片黑暗。
    海曼急忙来到赫希的屋子前,房门立刻打开了。赫希说:“我刚才听到了几声喊叫,好像出什么事了。”
    两个人一起来到巴克的屋子前,他们拼命敲门,但是没有回音,房门从里面被反锁了。赫希和海曼绕到了木屋的后面,巴克起居室的后窗是打开着的,不过百叶窗是放下的。赫希把它拨到一旁,把手电筒的光照进黑乎乎的房间里。
    巴克躺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,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恐惧。他的喉咙因为头部被大幅往后扳而整个露出来,在颈静脉处被可怕地撕裂。他的双手和外套以及地毯上都沾满了还没有凝固的血。巴克已经被杀死了,就在几分钟之前。
    3
    侦探很快到达了现场,领头的把小木屋仔细搜索了一遍。尸体四周的地毯有磨损和皱褶,似乎只在那一个点上曾经有过格斗。巴克的两个大箱子都被打开了,里面放的都是他的五金样品,锤子、锯子、凿子以及电动工具,水泥、生石灰和灰泥的样品都整整齐齐地排列着。
    “凶手从后面的窗户逃走的,”年轻侦探看着打开的百叶窗说,“或许就是在你们敲门的时候。他带着凶器,滴着血。这边窗台上有一些血迹可以证明。”他又跪下来仔细研究地毯,尸体卧处的地毯绒毛几乎已磨掉了,仔细检查可发现有刮痕。
    “谁清理这个小屋?”侦探突然问道。
    “我。”赫希回答。
    “你以前有没有注意到这块磨损的地毯?”
    “当然注意到。”
    “什么时候?”
    “呃—在夏天中期那会儿。”
    侦探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,他命令身后的警察们,把屋里的灯关掉并且保持绝对地安静,小屋又重新陷入了漆黑。
    “把你们的武器准备好,子弹上膛。”侦探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,“如果我的推理是正确的,也许你们很快会见到凶手!”
    四周很安静,他们在黑暗中等了很久很久,终于他们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房间里,随后一阵诡异的呜咽声传到他们的耳朵里。声音很细微,伴随着神秘的好像在刮冰块一样的擦刮之声。侦探立即开枪,开了一枪又一枪,试图要追踪闯入者在房间中的奔跑路径。接着有长长的惨叫声,侦探闪电一样奔到开关旁把灯打开。
    房间是空的,不过有一道血痕曲折地通到敞开的窗户,窗扇还在摆动呢。侦探说:“现在在树林内有一个受伤惨重的凶手,他逃不掉的。”
    侦探走到巴克的箱子旁,拿出几个凿子和一把斧头,然后他把地毯撩开,露出下面的地板。他用凿子把钉合地板的铁钉撬起来,周围的人发出惊恐的叫声。在木头地板下面,躺着一具恐怖的尸体,骨骼发白。
    “你们看到的躺在这里的,”侦探平静地说,“是珠宝贼基利的遗骸。”
    “基利!”赫希结结巴巴地说,“他不是逃走了吗?”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诡花瓶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血脚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