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男朋友结婚了,新娘却不是我

    热闹了一天的婚事,终于在下午时分落下了帷幕。
    被酒和赔笑折磨得有些头昏脑涨的新娘晓芬,回到了新房,躺在了新床上,只想动也不动,狠狠地睡过去。
    尽管很困,很乏,却不能睡觉。
    因为接下来还要跟新郎一块儿,拜会那些帮忙的邻里乡亲,也许还要敬他们一杯酒。
    这里的习俗就是这样,非要把人闹腾个半死不活不可。
    原来当一回新娘,是那么累。
    当然,满心的,还有欢喜,更有对美好的未来的憧憬。
    毕竟嫁给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张玮,对以后的幸福,她有信心能够紧握。
    想想,自己做这个新娘,也不容易。
    没结婚之前,喜欢张玮的女人可不止她一个。
    情敌之中,她记忆最深刻的,便是那个来到这个城市的打工者,齐允儿。
    齐允儿长得并不漂亮,衣装打扮也俗里俗气,浑身上下都是地摊货,除了性格比较文静一些之外,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能比得过自己的。
    但是,偏偏张玮一度对她着迷,心魂都丢给了她,她的一颦,能让他忧郁三天,她的一笑,又能让他开心一整天。
    如果不是自己想了法子阻止,也许现在穿着这一身雪白的新娘纱裙的,就不是自己,而是她了。
    幸亏自己在追张玮的时候,用了心计,更用了巧妙的手段,逼得两个人不得不黯然分开,“从此以后,再也不要相见”。——这是齐允儿写给张玮的信里所说的,晓芬偷看了那封信。
    计划得逞,张玮垂头丧气地过了很长一段日子,对任何事都心灰意冷,但晓芬知道,他必然有一天会走出阴暗,重见新的阳光。
    新的阳光就是她,晓芬,因为她每天都会陪在他的身边,安慰他,关心他,向他传递着自己的真情。
    她相信日久生情,也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和魅力,得到张玮的青睐。
    跟齐允儿比,她长得很是漂亮,衣装打扮也都很鲜丽,浑身上下都是名牌,代步工具是鲜红色的法拉利跑车,连住的地方都是很多人艳羡的本市最著名最豪华的那个别墅区。
   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齐允儿只不过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打工者,两个人比起来,一个就是在天上,一个就是在地下,这么明显的差距,还用比么?
    现实之中不会有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的故事,因为现实中的王子只会生活在现实之中,而且很现实,不会生活在童话里。
    张玮不能算是一个王子。
    他出生在社会的中产者家庭,虽然一直是衣食无忧,但也仅此而已,并不能过太好的生活。
    像他这样的男人,有野心向上爬,却并没有多大的实力来支撑起自己的野心。
    除了自己的实力之外,他也需要在别的地方动动脑子,让自己表露出众的地方,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。
    他发掘了身上的优点,就是他长得很是帅气,也很有男人的魅力。
    靠着自己的相貌和魅力,他有绝对的自信,能够得到上流社会名媛的青睐,让她们芳心暗许,而自己坐收各种扑面而来的“利益”。
    晓芬便是受到了他的“蛊惑”,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的女人。
    而有着那么多的名媛对自己的青睐,他不想变成一个王子,似乎也很难。
    但这样的一个完全能够靠着自己的相貌和魅力进入上流社会的男人,偏偏忽然犯了浑,要舍弃众多的娇花,去采路边的野花。
    野花当然是指齐允儿。
    而在感情的赌注上,晓芬怎么肯输给什么都不如自己的齐允儿呢?
    她当然要想办法,让自己心爱的男人“回心转意”。
    ——她不仅有名媛的高贵和美丽,也有贵族人物的聪慧和狡诈。
    不费吹灰之力,她便拆散了那一对相爱却不能相守的鸳鸯,而且做得天衣无缝,神不知鬼不觉,她也始终是站在局外人的位置,没有让自己沾染上一点儿“不利”。
    她做得很绝,对一个视贞操如生命的女人来说,也绝对是致命的。
    ——她花了大价钱,找了一个风流的男人,让他“邂逅”了齐允儿后,使出浑身解数,把齐允儿骗上床,并拍下裸照,留作以后作为“把柄”,始终克制自己的情敌。
    齐允儿在遭遇了那一晚不幸后,便在出租屋里割腕自杀了。自杀前,她还给张玮写了一封“绝情信”。
    留下的裸照没有任何用途,她全都烧掉了,免得自己落下什么“把柄”。
    比自己想象的结果还要完美,张玮不可能不“回心转意”,她付出的,也终将有所回报。
    现在,她已经穿上了新娘装,也已经正式成为张玮的新娘。
    从今天开始,她就是所谓的张太太了,是一个幸福的妻子,以后有了爱的结晶,也会是一个幸福的母亲。
    仅仅随便想一想未来,她便觉得内心是充满甜蜜的,一切也都是美好的。
    入夜了,一切该做的都做了。
    关上新房的门,房间里只剩下了这一对玉人。
    醉醺醺的张玮走到了床边,很想躺下去,却被晓芬拉住了身子。
    然后,很温柔地为他揉了揉肩,捶了捶背。
    “忙累了一整天,辛苦你了。”她体贴地说道。“今晚,我会好好地伺候你的。”
    而他却说出了一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:“今天在酒席上,我看到她了。”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有鬼在旁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画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