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

新聊斋之画眉阁

    “听说,青衣巷开了一家画眉阁,只要去画眉,就会让人焕然一新,年轻貌美,好想去试试。”
    “别相信这些,青衣巷那么邪乎的地方,听说以前有个名角为情自杀,后来才改名为青衣巷的,还是别去的好。”
    两个年轻女孩儿的话飘进柳嫣婉的耳朵了,她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年老色衰的脸,想着要是去画眉,兴许谭斐能回到自己的身边。
    柳嫣婉,人如其名,温婉如玉,想当年嫣然一笑,不知迷倒了多少男子,可是她却选择了长相一般甚至有些丑陋的谭斐。在她看来,长得好看的男人靠不住,而长得丑的更长情,何况她这么个美女在身边,不怕他变心。
    刚开始那几年,柳嫣婉过得确实很幸福,谭斐虽然长得不怎么样,但是对柳嫣婉可是言听计从,疼爱有加。可是再美的女子也抵不过岁月的流逝,容颜的衰老,虽然柳嫣婉在同龄女子中还是一枝独秀,可是和年轻女子比起来,还是略输一筹。再加上婚后几年,她肚子一直没有动静,谭斐的生意越做越大,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,渐渐的,谭斐开始早出晚归,甚至夜不归家。开始的时候,谭斐还会哄哄柳嫣婉,说公司忙,要签单子,怕回家晚了打扰她睡觉。柳嫣婉怎会相信这哄人的鬼话,闹过几次后,谭斐连谎话都不愿意说了。
    最近谭斐越来越过分,经常不回家就算了,还把那个叫张菱的小贱人带回家。柳嫣婉吵过闹过,可是没结果。
    “姓谭的,你什么意思,在外面乱搞就算了,还带回家来,当初口口声声说对我好,现在呢?”柳嫣婉在一天回家看到谭斐搂着张菱在客厅时,实在忍无可忍,大声吼道。
    “你也不看看你,当初你漂亮,俺稀罕你,可现在你都人老珠黄了,还一副女王的架势,这日子,你要过就过,不过就离。”谭斐扔下一句话便要带着张菱离开。
    “你个老女人,还想和我争?哼。”张菱走过她身边时嘲讽道。
    柳嫣婉气的直发抖,所以当她听见那个女孩儿讨论画眉阁时一阵心动。
    几经打听,找到青衣巷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,空空荡荡的巷子让柳嫣婉心里发虚,想打退堂鼓,可想到谭斐的态度,张菱那小贱人的模样,她深吸了一口气,向巷子深处走去。除她以外分明一个人都没有的巷子却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,柳嫣婉一步三回头,根本没有半个人影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终于在巷子的尽头看到了画眉阁。
    画眉阁和都市的气息一点也不相符,飘着古色古香却又透着一丝诡异。一眉目如画,身着长裙的女子施施然的倚在门边,柳嫣婉虽是女子却也心动几分,更别说是男人。
    “进来,我给你画眉。”还不等柳嫣婉开口,长裙女子便不容拒绝的说到。
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我是来画眉的?”柳嫣婉边走边问
    “这巷子,除了来我这儿画眉的,白天也没几个人,何况傍晚。”长裙女子没有温度的声音,让柳嫣婉很不舒服。
    画眉阁的一面屏风上贴满了各种形态的眉毛,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,柳嫣婉刚要抬手,却听长裙女子问道:“你是想画什么样的眉,妩媚的?勾人的?青春焕发的?温婉的?还是什么?”
    “青春焕发的。”柳嫣婉笃定的说。
    淡淡几笔,将原本并不突出的眉毛勾勒得韵味十足,连容颜也跟着变得青春靓丽起来,眉毛不愧为五官之首。柳嫣婉看着镜中的自己,感觉又回到了年轻时候,心满意足。
    “这眉只能画一次,若是画第二次则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长裙女子悠悠的说道。
    “这样我已经心满意足,应该不会来第二次了。”柳嫣婉自信的说。
    临走时,长裙女子送给柳嫣婉一个漂亮的发饰,并嘱咐她一定要佩戴满七天,且睡觉也要戴着。
    柳嫣婉回到家中,不出所料,谭斐又去小贱人那里了,根本没回来过,不过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恼怒,而是心平气和的收拾妥当睡下了。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柳嫣婉就被谭斐开门的声音吵醒了,当她睡眼惺忪的出现在客厅里时,谭斐眼前一亮,她清楚的看到,当年谭斐看她的那般神情又回来了。
    果然,谭斐每天早早的就回家,也不和张菱联系,每天还给柳嫣婉做饭,像极了刚结婚的时候,柳嫣婉开心极了,憧憬着未来的幸福时光。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事无巨细都由谭斐操心,她又变成了他的女王。只是偶尔谭斐晚回家一会儿,她就会发脾气,觉得谭斐是故意晚回家,和谭斐闹。谭斐哄哄也就没事了。
    可惜好景不长,没多久,谭斐又和张菱勾搭在了一起。
    “为什么,为什么还要和那个小贱人在一起?”柳嫣婉不解。
    “因为你那趾高气扬的态度,你知不知道小菱其实没你漂亮,可是她让我觉得自己有尊严,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男人,让我想要去保护她,不会像你这样,让我觉得自己是奴隶。”谭斐愤愤的说道。
    无奈,柳嫣婉只好再去画眉阁。
    “你可想好了,画第二次眉,可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长裙女子提醒到。
    “不管什么代价,只要谭斐回到我的身边就行了。”这么些年柳嫣婉已经习惯了谭斐的存在,她不甘心就这么被人抢了老公,更不愿相信自己当初看错了人。
    “这次画什么样的?”
    “温柔体贴,小鸟依人的。”
    几笔下来,镜中的女子已与刚进门时大相径庭,让人有保护她的冲动。
    柳嫣婉满意的微信着,正准备起身离去时,长裙女子询问道:“那发饰,你可曾佩戴满七天?”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家里鬼故事:泥娃娃
下一个家里鬼故事:黑段子之眷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