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道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短篇鬼故事

  虽然已经是九月的下旬,天气依然炎热的令人难以接受。一个女孩站在老旧楼房的影子里正踟蹰着不知道该往哪边走。苗铃气恼的拍拍脑门,真是不该贸然答应独自进来,虽然已经来过一次,可没想到这个城中村的范围居然大到让自己迷路了,真要被耻笑死了。

  闷热的天气,墙角有垃圾残留的痕迹,还有无数苍蝇不时的飞起来,四周竟然安静非常,不见有人经过。苗铃一阵头晕,皱起了眉头,讨厌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  “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

  身后声音传来,苗铃回头看,是个女子,年纪大概在27岁左右,挎着米白色的包包,大概是太阳太烈了,她伸出右手遮在眉上,正关切的看着苗铃。

  “嗯……不是,是迷路了,不知道78号在哪里。”苗铃仔细打量着女子开了口。

  “哦!”女子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要晕倒,还在苦恼自己恐怕背不动你。78号就在前面,我带你去吧。”话毕,女子便转身带路。转过了几幢房子,熟悉的大门就在眼前。

  “谢谢姐姐。”苗铃微微向她弯腰。

  女子疲惫的脸上扯出一丝笑容,轻轻的叮嘱:“虽然是在城市里,可村子毕竟还是比较混乱,你一个女孩子要小心才是。”

  “嗯。”苗铃点点头。

  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,苗铃习惯性的摸摸鼻头终于喊出来:“姐姐,最近不太太平,晚上最好不要出门了。”

  女子回过头,向苗铃挥挥手。

  星期六,苗铃和珠子一起出门买菜。这间房间是珠子表弟租的,房间里有些简单的器具,小姐妹们不过几日都往这跑,改善一下每天都在食堂吃饭的悲惨命运。这两天珠子表弟出门了,让他姐姐来帮看一下,珠子便拖了苗铃来,说是苗铃胆子比较大,有安全感。正提着菜篮往回走,苗铃忽然说要喝可乐,让珠子先回去。

  来了许多次,早已经熟悉了。看着珠子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,苗铃转身向楼房的另一边走去,脚步停在楼脚的路灯下。那里就像是村子的每个地方一样,有着垃圾痕迹,黑色的一块一块不知道是什么,腐烂的气味里,隐隐有一股腥味。苗铃抿直了嘴角,看不出表情,立了一会后便回去了。

  傍晚,珠子表弟回来了,吃过饭后珠子和苗铃踏上回学校的公共车。车上还是那么拥挤,几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推开人群,站在公车最中间。其中一个站在了苗铃身后,不知道苗铃在发什么呆,过了好半会儿才反映过来,把包包报在胸前。苗铃回头淡淡看了一眼少年,也不语。过了几站,车上的人渐渐少了,那几个少年便匆匆下了车。

  一个大婶见状,忙问苗铃有没有少了什么。

  翻翻包包,苗铃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辨别的神色:“没少什么。”

  直到回到宿舍才发现新买的包包被划开了一个巴掌那么长的口子,还好里面还有一层是帆布的,才没有导致东西都掉了出来。

  苗铃不开心的嚷嚷:“哎,很喜欢这个包包呢。”

  “知足吧,东西没有丢。你也太没有警惕性了!”珠子从洗澡间吼出一句话。

  一只黑尾巴的猫正坐在阳台的栏杆上,似乎是在等苗铃,苗铃走过去,亲昵的摸摸猫的脖子,猫舒服的发出呼呼的声音。

  “拿走的东西,还是得要还。”苗铃低低的说着,眼里露出残忍的目光。

  猫似乎听懂了,消失在草丛里。

  小三他们今天收获还算好,公车上几个中年妇女会发现自己的钱包都消失的干干净净。只是,那个女生的警惕性蛮高,没有偷到她的钱包,不过,小三笑笑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草绿色的苹果MP3,机身的背后贴了一只小兔子,一看就是属于小女生的。

  夜色已深,大伙一身酒气的回去住所。小三喝了不少,扶着路灯呕吐。抬头,伙伴已经走了很远。

  “喵~”

  一声猫叫从头上传来,小三抬头看看,是一只全身白色的猫,只是尾巴和半个头是黑色,看起来并不讨喜。

  “滚!”小三朝着猫挥拳头,猫低低叫了一声,跳到一边没有离开。

  “哼!”小三急忙赶上伙伴们,晚了他们一关门自己就要露宿街头了。

  若此时小三回头,会发现那只猫正悠闲的,有意或无意的跟在身后。

  夜里,小三做了一个恍惚的梦,梦里有一个人着急的往前走,夜色昏昏沉沉,前方的路灯昏黄,两旁是堆积的垃圾,苍蝇不知日夜的嗡嗡叫。那个人还在往前,走变成了跑,什么在追赶他?小三回头看,依稀有一只猫在不远处,慢慢的,坚定的向那人走来。可怎么跑都绕不出去,总在路灯下,往前也还是同样的路灯,身后也还是那只猫。

  小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头依然还在晕晕的,起身倒了一杯水,走到窗前,目光里还是又乱又脏的城中村,村子外面是繁华的路灯,小三出神的望着,似乎听见自己身体里渴望的叹息。放下杯子的一刹那,一个小小的身影跑过楼底阴暗的角落,黑色的尾巴,白色的身子。小三呆了一下,心里缓缓流过一股奇怪的感觉,这猫,应该是村子里的流浪猫吧。

  伙伴们又在喝酒,小三少许喝了一些,莫名的有些烦躁,进了房间倒在床上,拿出MP3准备听一下。这个是女生的MP3,应该是些流行的歌曲,也恰好对胃口。打开却发现除了一首《悲曲》外都是英文歌,胡乱听了几首,都是奇怪的风格,歌曲中充满着绝望和悲伤。小三忽然想起那个女生看自己的眼神,不是害怕,不是愤怒,也不是鄙夷,却是冰冰凉凉,虽然天气炎热却似被淋了凉水,不是像一桶直接泼下,而是像一小股水流缓慢的从脖颈流入背里。怪了,小三摇摇头借着酒意睡下。

  奇怪的感觉,小三皱起了眉头,似乎,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。小三一个激灵,从床上翻起来,没有人。月光冷冷,回头,一只白猫坐在窗台上,正仔细的舔着前抓,本来放在枕头边的MP3移动到了猫的旁边。猫见小三醒来,坐直了看着小三。那种目光,冰冰凉凉,小三忽然感觉很愤怒,冷汗一直掉下来。他猛的站起来,抓起猫的脖子用力向外甩去,速度太快,以至于当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半空中。七楼,如果是人掉下去的话,百分之九十九会死。那只猫落在对面楼的脚下,一动也不动了。小三舒了一口气,继续睡下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上一个短篇鬼故事:为什么要吃我
下一个短篇鬼故事:新手鬼故事之鬼电话